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行业新闻

不再耀眼的美国银行业

点击次数:更新时间:2016-05-06 14:05:35【打印】

  10年前,高盛(Goldman Sachs)曾公布39.8%的耀眼净资产收益率(return on common shareholder equity)。那代表着一个镀金时代:在2006年,随着市场的繁荣,大银行的影响力(和利润)似乎无法阻挡。
  时过境迁。最近,美国的银行公布了令人沮丧的财报:最大的五家银行的收入同比大减16%。但高盛的情况更糟:净利润暴跌56%,衡量盈利能力的关键指标股本回报率(ROE)为6.4%,甚至比2015年的行业平均水平(10.3%)还低。
  一家曾如此擅长吸取利润、因而被(《滚石》杂志(Rolling Stone))冠以“吸血乌贼”(vampire squid)称号的银行,现在的回报率却更像是一家公用事业单位。“扁平鼻涕虫”这个称呼似乎适合现在的它。
  这只是暂时的低迷吗?金融业人士肯定希望如此。毕竟,他们指出,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确实包含一些(微弱的)亮点。尽管今年第一季度市场大幅波动,但美国的银行没有一家真正出现大问题;后危机时代的改革已改善了风险控制和资本准备金。
  与此同时,美国银行业看上去比欧洲更健康——欧洲的改革进程一直较为缓慢。美国各银行的总体信贷质量(除能源行业以外)看上去没什么问题。在经历了多年的下滑以后,净利差现在正在扩大,因为美联储(Fed)上调了利率。
  上一季度的财报可能受到暂时的地缘政治问题的不利影响,例如业界对英国脱欧问题的不确定、美国大选、油价和中国经济。一旦这些担忧在今年晚些时候消散,回报率可能会反弹;例如,分析师预测,高盛的股本回报率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向10%攀升。“市场感觉有些脆弱,”高盛首席财务官哈维?施瓦茨(Harvey Schwartz)表示,“(但)这种情况似乎已经过去。”
  或许如此吧。然而即便这种“乐观主义”有充分理由,我们也不应忽视这种认识上的变化。毕竟,在10年前的高盛,10%的股本回报率会被视为糟糕透顶,而非好消息。因此,或许上周带给我们的最重要教训是:如果美国监管机构曾经希望让银行在后危机时代变得业绩平平(而非耀眼)的话,那么他们现在已经比所有人可能想象到的更成功了。
  这种情况并非首次发生。上世纪20年代,美国金融业也曾光芒耀眼。实际上,当时的银行利润非常高,据经济学家托马?菲利蓬(Thomas Philippon)和阿里埃勒?雷谢夫(Ariell Reshef)估计,1928年,银行家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职业的1.6倍(历史真是曲折迂回,2006年也恰好是这个数字。)
  然而,1929年的大崩盘后,银行纷纷破产,金融业后来变得更像是公用事业单位:最明显的是在上世纪40年代至60年代,银行家与其他职业的薪资比率接近1.1。更严格的监管是原因之一。另外一个不太显眼的压低银行利润的因素是,美国和英国的实际利率在战后那些年保持在略低于零的水平,这一政策被称为“金融抑制”(financial repression)。
  这一次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样,因为现在政府对金融的控制远不如从前。但监管同样在收紧,金融全球化在倒退,一些市场的实际利率为负。与上世纪50年代不同,银行还正在被互联网科技以及影子银行颠覆。银行业薪资也在下降:高盛现在的总薪酬比上一年下滑40%,这反映出一种行业趋势。
  华尔街的批评者们(例如民主党初选中希拉里?克林顿(Hillary Clinton)的竞争对手伯尼?桑德斯(Bernie Sanders))肯定丝毫不会为之动容。一些股东也不会,他们认为,如果还想提高股本回报率,银行需要进一步降薪。一些监管者(例如联邦存款保险公司(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)副董事长托马斯?霍尼格(Thomas Hoenig))担心,改革进程仍未完成,尤其是考虑到大银行仍拥有影响力。实际上,正如经济学家亨利?考夫曼(Henry Kaufman)指出的那样,危机后世界荒谬的一点是大银行变得更大了:前10大银行控制着美国80%的资产。
客服中心
工作时间

周一至周日

8:00 - 18:00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销售客服


请直接QQ联系!
展开客服